前言

1. Do no harm, but take no shit.
2. 科學研究數據扭曲得比想像中還嚴重。眾多證據已被證實為虛構、造假、扭曲、掩蓋,完全不值得信賴。
3. 學習分辨並獲得可信賴的醫藥資訊非常重要。
4. 良好生活、飲食、運動才是健康該優先關注的重點。藥物只是次要,且往往弊大於利。
5. 可惜,在商業運作下,許多人繼續選擇暴飲暴食及不良生活作息,也相信夢幻產品存在。

國寶專區

家人經驗。原貼在臉書:

這是一篇長文,分享我個人健康因為另類療法-整脊與腳底按摩而改善的過程,其中有些內容或許對某些人有幫助。

1. 國寶幫我整脊,一個療程讓我找不到 12 年來的痛

2005 年我出了小車禍,那時起左肩不時疼痛,壓力大時痛感甚至會一路往上,跑到左頸後,牽扯下頜神經。為了這痛,去了台北市某大醫院又喬又針灸近半年,沒用,只好告訴自己,就跟它共存吧! 

第一次接受「國寶」整脊,我向他描述左肩問題,說完後,他碰都沒碰我左肩,直接往我左手腕一摸,然後,就「喀」一下,據他說,是將我左手腕中間一塊腕骨壓了下去。當時覺得好痛,不覺得任何改善。

回去後,我還是善盡病人義務,遵照指示,認真冰敷左手腕。 隔天,參加了場研討會,我是主講人之一。按以往經驗,這種壓力及南北奔波,左肩疼痛是不缺席的。當晚,正與主辦單位晚宴時,突然驚覺那痛不見了!我把頭左轉、右轉、上轉、下轉,順時針、逆時針的晃,「痛呢?去哪裡了?」整個晚餐我找著那12年的損友,無法形容的「失落感」。後來輾轉詢問得知,這叫做「清理反應」。

這,不就像是截肢後所感覺的「幻痛 (phantom pain)嗎?(註: 幻痛(phantom pain)為病人在幻肢、幻手或幻指上產生之疼痛感。) 我是學科學的人,損友不見後我信心大增,又回去請國寶幫我整理全身骨頭。過程聽到ㄆㄧㄚㄆㄧㄚㄆㄧㄚ的,有點怕,但經過上次經驗後已對他很有信心。事後,我猜我全身骨頭應該重新排列組合到最適位置了,因為神經向來遲鈍的我竟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鬆弛感,原來身體也可以這樣輕鬆!

2. 腳底按摩讓近半百的我的健康走「上坡」 

胃食道逆流的不舒服是我的另ㄧ個損友,有感自己是緊張大師,事事求好心切,我早接納了這與生俱來的不舒服感。然而,隨著年齡的增加,我無時無刻不感到舌根及上顎發麻,嚴重時頭皮也會跟著發麻,胃上方感覺有一塊石頭壓住。腳底按摩是否能幫助我?我半信半疑,但仍請國寶幫我腳底按摩。

據國寶說,按摩可消除胃食道逆流症狀並改善睡眠。但他提醒,過程很痛,必須忍。 第一次做腳底按摩,天哪!痛!我整個腦缺血,腦裡一片昏黑,而內臟卻像火在燒(我有低血壓,或許劇烈疼痛時血液都流到腳底痛點相對應的器官了);然後,腳底被點穴器按的點及被畫的線根本痛到爆,幾度覺得自己快要死掉,也幾次狠狠抓住國寶雙手,哀求他不要再按了。

國寶畢竟見多識廣,像我這麼軟弱卻愛裝堅強的人,他應該是不陌生的。他笑笑、很有耐心的停頓了幾次,但他仍堅持要把這個療程做完;這次,整個按摩超過一個小時。這種經驗,四個字能形容:「生無可戀。」。他說,這次做完還要再做幾次比較好。 第二次腳底按摩之前,我很坦白地告訴國寶:「我真的對忍痛沒有信心。」還好這次好多了,沒有感到腦缺血或內臟燒灼不適。雖然過程中腳底還是痛,但我用了點自我欺騙戰術:把國寶想像成觀世音菩薩;我也一直唸著六字大明咒,廣邀眾神佛來加持,哪怕國寶是位基督徒。哈!我成功做完第二次按摩。 隔天,我感到以往整個舌根發麻的感覺點狀散開,麻的感覺竟被稀釋、往上顎挪去!這次我沒有悼念老損友的失落,只想乘勝追擊、一舉殲滅它,所以繼續接受第三次腳底按摩,及計畫每週至少一次的治療,哪怕我需要舟車勞頓往返屏東與台北。

依據國寶分析,我的健康有三個問題:

2-1. 長期自律神經失調:國寶指出我胃腸不太蠕動,即使每天排便,只是規律排出三天前的食物殘渣。這點有道理,以前還吃葷食時,往往前一天吃的排骨,隔天打嗝時仍可以聞到原味。還有,我不大放屁;且,我做事速度很快,就唯獨吃飯特慢,因此我總避免與別人用餐,因為不好意思讓人等。

這種慢食,或許是我多年來為了應對胃腸不大蠕動下的行為改變。另外,自從改吃素後,我的確感覺胃的沈重感改善,也許是少了肉類這種不易消化的食物後對胃的折磨減輕了吧。總之,目前狀況是,自腳底按摩後,我有幾天是一天排兩次便。

2-2. 我心血管功能有待加強:不同於一般人,我的血壓很低(被捐血中心退貨很多次)。所以我雖愛運動,耐力也不錯,但運動效果並不到位,頂多只有守本。為此,國寶要我增加蛋白質攝取,然後正確喝水。他建議我一天喝到 3000 cc,重要的是,必須一口、一口慢慢地喝,讓水分進到血液裡,而非一次過量下讓身體受不了,他說: 「突然攝取過多,身體會自動應變,而直接將尿排出去。但我們應該是要讓水份緩慢、但持續地在身體發生廣泛的、好的作用。」

2-3. 我原來都只是在傻睡:我一直感恩自己是一個好睡、愛睡的人,甚至坐上車稍微晃一下,我也能睡著;我總是抓緊時間睡,永遠睡不夠。說到這,應該有不少人要忌妒我了吧?其實這種睡法,是因為我一直太累了,卻睡不到位。經過國寶腳底按摩後,我明顯覺得睡眠時間減少了,但早晨那種自然醒來的清醒度卻有點像是喝了二杯咖啡後,元氣充沛、充飽了電。 此外,國寶說我的左右腦壓不平衡,因為我過度使用左腦卻忽視右腦運作。他這個說法我也同意,畢竟我的人格及工作關係,我的右腦真是用少了;而往往白天煩惱的事情,會在夢境中原型出現,雖然不到夢遊的程度,但也常對枕邊人造成困擾,像是夢話連篇,手舞足蹈。對此,國寶建議我多用左手寫字,吃飯,刷牙,儘管我是右撇子。 還有,他說我肝功能也要調整,不過這一切都得等到上述問題解決後再進行。總之,經過國寶幾次「上帝之手」摸一摸之後,我覺得自己的健康還在走「上坡」。

以下是我在腳底按摩過程中,忍痛向國寶請教的腳底按摩治療機轉,我信服: 

腳底按摩是一種「痛感療法」,以我胃疾為例,國寶按壓我腳底相對應於胃的點,劇烈疼痛上傳到我腦,腦部會緊急通知胃,然後胃就產生「自癒能力」,針對我的問題,加強蠕動。但,畢竟這不是我胃的例行行為,所以需要長期刺激這種痛感(腳底按摩)。

在點穴器的選擇上,國寶一開始都會先用頭較鈍的木棒(點穴器), 讓人能慢慢適應痛感;然後改用牛角棒(點穴器);漸漸地,才會進入銀棒階段。除了要讓當事人對痛感的耐受力增加,也要維持那個「痛」的訊息。值得一提的是,七竅(眼耳鼻口)和腦部的對應在足底的反射區都很細微,所以必須用銀棒才能做到痛點。國寶說:「很多人都有失眠、眼壓高、氣喘,還有耳水不平衡( 暈眩、耳鳴)的問題, 所以能做到銀棒階段真的必須含著眼淚、帶著微笑…而做足底按摩最重要的,就是忍痛、耐心和喝水, 有人做個三五次不來了,其實是浪費了。」 

我不知道時間是否允許我做到銀棒階段,但我絕對會努力安排,因為健康失而復得的感覺太美妙。我已命令我弟弟和弟妹北上,近期內也會帶姪女去。